当前位置: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 数据库免费下载资讯 > 正文

年入10亿,毛利率6成,知网赚这么多合适吗?

2019-02-21 14:40 11

文 | 刘文昭

翟天临学术不端一事暂时落下了帷幕——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声明,撤销2018届博士研究生翟天临博士学位。不过,他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啊”,让中国知网走到聚光灯下。2017年营业收入9.7亿,毛利率61.23%的成绩更是震惊了围观群众。很多人觉得知网靠垄断赚钱,呼吁知网免费。

买不起学术论文,并非国内高校独有之苦

知网的全称为“中国知网”,是我国最大的文献数据库,收录的文献总量超过2亿篇。其中,独家与唯一授权期刊约4000种,占我国期刊总量的43%。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用中文做学术,你就离不开知网。

离不开,价格自然不会便宜。2016年,因为知网要价过高,北京大学和武汉理工大学都曾发布停用知网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在通知中称,2000年以来同方知网公司对该校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气愤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这两起事件,最终以学校重新使用知网告终。这也很好理解,知网的论文全,没有知网,别说学术研究,学生论文都写不了,学校“买不起也要买”。

饱受高价论文之苦的,并非只有中国高校。2012年1月,著名英国数学家高尔斯号召全球科学界共同行动,抵制爱思唯尔出版集团。他认为,以爱思唯尔为首的国际出版业巨头无偿取得科学家们的科学论文。而刊载这些科研成果论文的期刊却一再涨价,已经到了非有钱人及资金雄厚的单位难以承受的地步,使得人们“获取知识的代价过于昂贵”。

实际上,期刊费用也是富有大学的难以承受之重。就在2012年,哈佛大学教授顾问委员会曾表示,哈佛大学每年花在期刊上的钱达到了375万美元,期刊出版商不断涨价,已经使得目前的学术交流环境在经济上“不可持续”。它建议师生将自己的论文提交到哈佛向所有读者提供免费访问的知识库;或者考虑向免费的“开放获取”期刊投稿。

越来越多的学者也认为,昂贵的学术期刊已阻碍了学术交流和发展。所以,当高尔斯和志同道合者建立了“知识的代价”网站,号召学者抵制爱思唯尔时(不向爱思唯尔旗下的期刊投稿、不为其担任同行评审和编辑),当年即有1万余名科学家签署了承诺。

“知识的代价”网站

论文出版可以不免费,但不断涨价就不合适了

如果说学术期刊这么贵是因为成本高昂,也说得过去,但实际并非如此。美国《发现》杂志指出,过去学术出版商肩负着校对、排版、审稿、印刷等工作,编辑需要为作者打磨文字,涉及到方程式或图形,还要精心设计排版,而将期刊分发到世界各地,也花费不菲。

可到了互联网时代,作者自己编辑稿件,出版商不用花钱排版和分发期刊,出版商的成本应该不断降低才对。

有出版商会说,我们在出版的其他方面增加了投入,增加了论文的价值。比如爱思唯尔就曾表示,他们在论文评审、生产发行机制上投资,提高了出版物的价值。

但不少学者并不认同这种说辞——出版社在出版过程中增加的价值很小,如果网上出版论文像出版实体刊物那样复杂和昂贵,这些出版巨头就不可能有30%多的利润率。

其实,这些出版巨头利润如此丰厚,和他们的“垄断”地位关系密切。以中国知网为例,反垄断律师邓志松认为,(知网)“为维持正常运行,中国知网向用户收取订购费无可厚非,但每年保持10%甚至更高的价格涨幅,就很难说是为填补成本了”,“知网的此种行为或已触碰《反垄断法》高压线,涉嫌滥用自己在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服务市场上的支配地位,即《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项所禁止的“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

有了垄断地位,知网“低买高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知网的文章一部分来自其购买版权的期刊,其余部分则直接来自原作者。对于来自期刊的文章,中国知网并不向文章作者支付费用。但是该文章每在知网上被下载一次,知网就会收取0.5元/页的费用。如果是独家数字出版的期刊全文、学位论文和会议论文,收费则为1元/页。

对于直接从原作者处收录的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和博士学位论文,中国知网向每篇论文的硕士生作者一次性支付6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和价值300元人民币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向博士作者则一次性支付10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和400元人民币的检索阅读卡。

可如果下载学位论文,则需要付费15元或25元不等,其中硕士学位论文的下载费用是15元/本,博士学位论文的下载费用是25元/本。这种坐地起价的生意,任谁来做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除了抵制,还有什么办法让学术论文更便宜?

在过去的专题中,我们旗帜鲜明的反对“垄断邪恶”论。企业因为创新性的专利、技术、或产品模式等,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这很正常。反对这种垄断,一定程度上就是反竞争反创新。

但另一种垄断——行政性垄断,如政府管制牌照数量、用行政或法律手段来阻止竞争,其本身已经造成扼杀创新、抑制竞争、价高质劣等诸多恶果,这种垄断我们就要反对了。

与国际商业出版巨头相比,知网的垄断地位有行政力量的助力。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知网运营公司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1996年,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在教育部等支持下建成。现在,它还是我国唯一经国家批准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

时代发展到今天,数据存储极为便利,学术平台也不止知网一家,行政力量也该尽早退出了。如果其他平台也能出版博士论文,能和知网公平竞争,不仅论文价格可能下降,作者的稿酬也可能提高。

此外,还有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2018 年,来自法国、英国、荷兰等11个欧洲国家的主要科研经费资助机构,联合签署了论文开放获取计划“Plan S”。该计划表示:从2020年1月1日起,所有由上述机构及欧洲研究委员会(ERC)拨款支持的科研项目,都必须将研究成果发表在完全开放获取(Open Access)期刊或出版平台上。

这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兴起的学术研究“开放获取”运动的一次重大进展。开放获取背后的道理也很简单——在现代社会,很多科学研究由国家赞助,本质上是纳税人出钱,公众有权免费获取;即使不来自税收,资助机构也有权决定,相关研究成果能否开放给公众。

中国的高校以公立为主,大量的科研项目由国家赞助,更具备“开放获取”的条件。一旦这些学术成果对社会免费开放,知网还敢年年涨价吗?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豫ICP备160007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