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 中国知网免费下载入口 > 正文

国外也有个知网,同样人人喊打

2019-03-10 05:14 6

2019年2月12日,苏州姑苏法院做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判决,这起判决却可能影响中国科学发展的进程。

2018年5月,苏州大学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文献时发现下载一篇文献只要7元,但是需要最少充值50元才能购买,而且剩余金额不能退还。他认为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将中国知网运营方诉至法院。

在庭审中,同方知网公司辩称,最低充值额限制是一种商业惯例,不同充值方式所设定的最低限额和阶梯充值金额是出于为用户使用效率考虑,这样可以大幅减少每篇文章的付费操作次数。

姑苏法院做出判决:中国知网运营方关于最低充值额限制的规定无效。法院的判决书写道:虽然账户余额可以退还,但同方知网公司称退还需扣除手续费,故该网站对于最低充值额的设定占用了消费者的多余资金,且收取退款手续费也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故该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应认定无效。

在判决书生效之后,知网更改了充值方式,增加了自定义充值,最小金额改为0.5元。这是知网垄断国内论文库20年来,第一次遭受了挫折。

因为翟天临事件,知网名声大噪,这个学术圈内的网站走向了公众,却成为公众舆论的第二波批评对象。

中国知网全称是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这个概念由世界银行在1998年提出,由清华同方于1999年进行建设,知网获得了国家授权和行政垄断保护,被给予了非常高的行政保护门槛,导致在高校学术领域知网一家独大,利用垄断地位牟取暴利。

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知网是刚需——得通过它进行论文查重。2009年开始,我国高校规定大学生所有毕业论文均要经过知网查重,通不过查重不允许毕业。运气好的学生一遍过,运气不好的学生反反复复修改并查重三四次也是正常的。目前知网的最新报价是198元/篇,一篇查重,就有可能花费上千元。

知网更大的暴利在于论文下载,下图是知网的报价。

下载一篇普通的论文需要20元左右,但写一篇论文最少也要参考几十篇文献,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这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了。以村总自己为例,我曾经在知网一次性充值100元,结果写两篇文章就全部用完了。

对于高校,知网有年费服务,具体金额没有透露,但肯定是笔天文数字。2013 年底,云南省 10 所省属重点高校都停用了中国知网。 2014 年 1 月 4 日,云南大学图书馆发出公告:“由云南省高校图工委组织的 CNKI 数据库联合采购项目,经多轮谈判,鉴于’中国知网’公司各数据库大幅涨价,且对前期谈判结果不予承认,使谈判陷入僵持状态,导致各高校对该公司的各类型资源远程数据均无法正常下载。”

2016 年 3 月 31 日,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中国知网可能停用的通知。“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 2015 年合同期已到,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 2016 年的续订谈判,上一年度合同截止到 2016 年 3 月 31 日,期满后数据库商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

连国内经费最为充足的北京大学都忍受不了知网的报价,这个企业的贪心程度可想而知。

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7亿元人民币,毛利率高达61%,这是一个让其他行业都目瞪口呆的数字。知网利用垄断地位,一手以极低的价格获取巨量的学术论文版权,一手用极高的价格反手卖出,收益已经远远超过成本,这高额的垄断利润其实是在给知识的流通制造障碍。而且众多论文著作权所有人发现,虽然自己的文章被人下载知网可以拿钱,但自己却从未获得过半毛钱稿酬。

无独有偶。在西方学术界,也有类似知网的存在,利用对论文的垄断地位,攫取高额,阻碍知识流通。这个西方学术界的科学公敌是全球最大的科学出版商爱思维尔(Elsevier)。

在西方学术界,有四大出版商——爱思唯尔、施普林格(Springer)、威利(Wiley)和英佛玛(Informa),他们垄断了几乎所有的学术出版,而爱斯维尔又是其中的领头羊。

爱斯维尔成立于1880年,总部位于荷兰,其产品包括《柳叶刀》和《Cell》这样的顶级期刊、ScienceDirect 电子期刊集、Trends 系列和 Current Opinion 系列期刊、在线引文数据库 Scopus 等。2017年,爱斯维尔的营收超过11亿美元,利润高达37%,这个利润率甚至超过了Facebook和苹果公司。

为了维持高利润,爱斯维尔利用垄断地位,采用了多种强迫手段。

其中一种是捆绑,在大学图书馆与爱斯维尔签合同的时候,它不让图书馆选择需要的期刊,而是打包销售,图书馆必须全部接受。在这种不平等条件下,图书馆被迫订阅了大量不需要的期刊。比如数学圈中的《Solitons》和《Fractals》两本杂志,就被很多数学家当作笑话,但世界各地的图书馆都必须订阅。

在爱斯维尔与作者的合同中,一旦论文在其所属期刊发表,论文就属于爱斯维尔所有。论文作者甚至不能免费将论文公开,否则就会被爱斯维尔起诉。

由于爱斯维尔的存在,西方学术界形成了一个知识黑洞。论文进入了爱斯维尔的数据库之后,就被高高的收费墙拦住,只有最富裕的大学才能接触到它们,这实际上阻碍了知识的交流。而且爱斯维尔并不知足,每年都在提价,即使是那些最富裕的大学,也开始承受不了。

2012年,英国顶级数学家、菲尔兹奖得主蒂莫西·高尔斯(Timothy Gowers)向爱斯维尔宣战,在他的个人博客里呼吁抵制爱斯维尔,并成立了知识成本(The Cost of Knowledge)网站,号召大家签名抵制。到目前为止,该网站已经17408位学者签名抵制爱斯维尔。

2012年4月,哈佛大学图书馆向该校2100名研究人员发送了一份备忘录,承认无法承受大型出版商上涨的价格,其中主要来自爱斯维尔。当年,哈佛大学图书馆支付的订阅费用为350万美元。

“我希望其他大学也采取一致的行动,我们的学者为出版商提供了大量的论文,然后我们又要高价买回来,这太荒谬了,”哈佛大学图书馆馆长Robert Darnton在接受采访时说。

2019年2月,加州大学与爱思唯尔长达 8 个月的谈判宣告破裂,宣布抵制爱斯维尔。加州大学共有 10 个分校,其出版内容数量占据美国全国的近 10%,这也是迄今为止抵制爱思唯尔的最大学术机构。加州大学系统去年大约发布了 5 万篇学术研究文章,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大约 1 万篇是发表在爱思唯尔旗下期刊上的。

"知识不能只向能够付费的人提供,"加州大学学术评议会主席 Robert May 表示,"为了真正维护这所大学的使命,我们必须寻求全面开放。"

在国内,还有很多网站正在努力成为知网和爱斯维尔这样的知识黑洞,比如百度文库、360图书馆等。这些网站的做法更为恶劣,这些文库出售的是没有版权的作品,只是假惺惺地声明文库作品由网友上传,自己不承担任何责任。既然无法确定版权,还毅然将之出售牟利,这吃相难看的也无以复加了。

内有知网,外有爱斯维尔,还有百度文库这样的无耻网站在推波助澜。不知不觉当中,在各类商业机构的努力下,知识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昂贵的商品,这甚至比阶级固化更为可怕。苏州法院的宣判是一个小小的安慰,但远远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豫ICP备16000724号